關於「出軌」,我們可能可以有不一樣的看法

文章推薦指數: 80 %
投票人數:10人



學了心理學這麼多年,能讓我內心充滿評判的事情好像越來越少,不過最近,我感覺某些公號里的文字著實讓我內心彈幕滿滿。


我們可能聽到過很多主流的聲音:出軌是人類的劣根性,人是禁不住誘惑的,甚至進化心理學還會為男權主義背書,說男人出軌是為了讓自己的基因被更多人繼承。


我看到很多公號里關於出軌的文章都會寫到男人(或者女人)的自私,寫到他們如何背信棄義,或者被出軌的人是怎樣的有問題。


這樣的文章似乎很受歡迎,畢竟它們好像符合主流文化里我們對出軌的理解:在一段出軌的關係中,總有人是有問題的,不是出軌者的問題,就是被出軌者的問題,再或者是他們關係的問題。


可是我們有沒有質疑過,這樣的聲音到底給我們帶來了怎樣的影響呢?


如果我們相信男人(或者女人)是自私的,相信人性經不起考驗,相信沒有人值得信任,再或者我們的基因就決定了我們無法忠誠,那麼除了更多的絕望和分裂,我們還能得到什麼?


畢竟,我們都已經相信 「他(她)就是這樣的人」 了。


《我喜歡生命本來的樣子》里,周國平說了這樣一段話:


性是肉體生活,遵循快樂原則。

愛情是精神生活,遵循理想原則。

婚姻是社會生活,遵循現實原則。

這是三個完全不同的東西。


婚姻的困難在於,如何在同一個異性身上把三者統一起來,不讓習以為常麻痹的誘惑和快樂,不讓瑣碎現實損害愛的激情和理想。


婚姻的困難在於,婚姻是一種社會組織,在本性上是要求穩定的,可是作為它的自然基礎的性愛卻天然地傾向於交易。


這裡說出了為什麼絕大多數婚姻不夠快樂的原因:因為一個人不可能同時滿足另外一個人的三個人性追求,如果有,那也是極少的。


如果一個人在25歲的時候結婚,80歲死亡,按照婚姻的道德約束,這個人要壓抑做人的天性55年。


基本不會有人能做到,所以基本不會有人能在婚姻里不出軌,只是看是精神還是肉體,視其情況的惡劣程度而已。


有人問:不忠誠的伴侶,那我要婚姻幹嘛?


如果你想要婚姻,又想要完全舒服,那基本是不可能的,因為它需要束縛和壓抑人的本性。


如果說結婚之前你一定要做好的準備是什麼?那就是準備好以一個不夠舒服的姿勢開始生活。


當一個人能看透人性的時候,在婚姻里就會輕鬆自在,人是身體的群居動物,但是卻有的是嚮往自由的靈魂。


婚姻這種社會組織的行為,會把一個人的軀殼困住,同時很多人會認為:既是結婚,那麼靈魂都是需要忠誠的。


你能用很多方法困住一個人的軀殼,但是永遠無法綁住一個人的靈魂。


現在對於小三,或者男人出軌行為,很多人都會抱著一種憤恨的態度去謾罵,或者去責備。


當你為這些行為找到說辭的時候,所有人也會站過來把你也罵一頓。


《奇葩說》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個辯論:婚姻里開小差。


裡面就說到了一個人性,沒有人能時刻把感情放在一個人身上,哪怕對方是你丈夫,你也做不到。


不由自主你就會對某一個又帥又有品又溫柔又紳士的男人分心。


從情感出小差這些微小的細節,你就能知道:出軌,不是這個人,而是這個人作為人的一種本能追求。


會有不出軌的人嗎?


不會有絕對不出軌的人,但是會有絕對不肉體出軌的人。


有一位男性朋友跟我說過:「我就絕對不會出軌,因為太麻煩了,因為一時的身體愉快,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團糟。


在男人的認知里:精神出軌不是出軌,肉體出軌才是出軌。


所以他們會有很多次的精神出軌,有婚姻有家庭的男人也會對某一個女生心生愛意,也會有各種幻想(男人的幻想多數是性)。


不選擇肉體出軌並不是因為他們有多愛自己的妻子,或者對婚姻有多忠誠,而是基於不想處理可能發生的壞結果帶來的麻煩事,所以選擇忍耐和放棄。


《我喜歡生命本來的樣子》在「寬鬆的婚姻」這一篇里,有一段話是這樣的:


有一種觀念認為,相愛的夫婦間必須絕對忠誠,對各自的行為乃至思想不得有絲毫隱瞞,否則便褻瀆了純潔的愛和神聖的婚姻。


一個人在有了足夠的閱歷後便會知道,這是一種多麼幼稚的觀念。


這時候肯定有人問:他出軌了,還算是愛嗎?


人的情感是非常複雜而且抽象的,所以無法用理性,或者器械測試出來,但是最好的衡量工具就是:感覺。


兩個人之間的情感互動會告訴你,對方是否真心待你。


如果一個人特別要求對方忠誠,這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,是值得被保護的,因為人一旦知道了人的本性之後,就會對生活喪失熱情。


單純的可貴在於以為一切都是單一而且簡單的,可人偏偏不是,人是複雜的,特別是情感。


人可以同時喜歡好幾個人,而且是真心的。


關於人性在婚姻和愛裡面的矛盾,周國平是這樣說的:


「真正的英雄主義,就是看清了現實卻依然活下去。


把婚姻里的人比喻成「英雄」,絲毫沒有嘲諷的意思,而是真正出於一種敬佩。


從1990年到2017年,中國女性的結婚年齡從21.4歲到了25.7歲,每年的結婚率逐年降低。


中國女人特別有本事,能賺錢、能養家、能照顧家庭、能生娃,是個全能手,相對於那些對婚姻望而卻步,打死不願入內的人,在婚姻里的人明顯是比他們要成熟和對生活有更深刻的理解。


那些在婚姻里摸爬滾打多年的「老人」們,誰不知道「人性」這一點呢,都知道沒有不出軌的伴侶,但是他們依然堅守著這段婚姻,依然為對方付出,依然關愛。


很多已婚多年的人,都會自嘲:我有的不是愛人,而是親人。


多年媳婦熬成親。


有過增肌的人都知道這個過程的痛苦,要控制飲食,要大量鍛鍊,每一個細節都是一個極端,要重塑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,當你成功的時候,整個人就換了一個身體。


婚姻也如此,它擊破你所有美好的嚮往和憧憬,然後把最真實最醜陋的那一面展示給你,當你跨過去時,就能看到另一種別人看不到的風景。


那是英雄才能到達的彼岸。


婚姻,是一個讓你快速了解激情、性愛、人性和生活的課堂,它能讓你快速成長,瞬間與普通人拉開距離。


對於這樣的人,除了英雄,我找不到更好的詞去認可他們的強大。


即使這一切可能都不是你自主意願想得到的,但是這裡你收穫的,就是讓你與常人不一樣的強大內心和看清生活本質的本事。


那麼到底有沒有一些視角能夠幫助我們去理解出軌這件事情呢?


我們有沒有可能真正去理解出軌對我們的關係意味著什麼,出軌本身想告訴我們關於這段關係的什麼,以及我們還有沒有可能好好愛一個人,甚至在被背叛之後還可以重新建立關係?



也許關於出軌,我們有太多的誤解。


我們極度依賴伴侶的忠誠,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出軌。


如果是以往的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,我們倒還沒有那麼在乎對方是否忠誠,畢竟婚姻可能是一張糧票或者是一種便利,而不是因為愛情。


現在,絕大多數人婚姻的基礎是愛情。


我們渴望對方是我們的伯牙子期,是我們的靈魂伴侶,是我們心靈的港灣和精神上的雙胞胎,我們渴望靈魂與肉體的融合,渴望乾柴烈火般的激情,也渴望肉體上的契合。


我們還希望伴侶可以成為我們生命中的 「每一個人」 :


他(她)是我們的伴侶,愛人,戀人,是我們可以激情滿滿的情人,是我們最好的朋友,是在我們需要時的父母或者孩子,是我們的人生導師和心理諮詢師,是我們的協作夥伴,是我們的萌寵,還是我們所能幻想的一切......


而出軌似乎打破了關於愛情的一切幻想:你發現自己不再是對方的唯一,不再是他(她)的靈魂伴侶,也不再不可替代,獨一無二。


出軌是對信任的摧殘和踐踏,也是對自我認同的摧毀。


我們構建在關係中的重要,特別以及被愛的感受瞬間崩塌,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極度依賴伴侶的忠誠。


有趣的是我們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出軌。


其中很小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們可以輕易地認識陌生人,不管是微信上的搖一搖,還是各類交友app,都可以讓我們在幾秒之內與陌生人搭訕話。


但也許比這個更重要的原因是:我們現在生活的時代里,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有追求慾望的權利。

什麼意思呢?我的很多來訪者會告訴我,他們之所以選擇在一段關係中,是因為這段關係給他們帶來了快樂的感受。


我想這種價值本身沒有對錯,只是當追求慾望的滿足和快樂本身成了最重要的價值時,我們可能會經常問自己:如果伴侶沒有滿足我的慾望,我是不是應該換個人呢?


如果現在這段關係讓我感覺不快樂,我是不是應該換個人呢?畢竟,我值得去追求自己的慾望和快樂啊!


如果說從前離婚是一種羞恥,那麼現在能夠離開一段關係卻選擇待在這段關係中,就成了新的羞恥。


想像一下如果你是一個妻子,你的丈夫出軌了,而你跟自己的閨蜜說你其實仍舊愛著丈夫並且想繼續跟他在一起,你的閨蜜們會說什麼?


她們很有可能說:「這樣的男人怎麼還值得你留下來呢?」 沒錯,你十有八九就會為自己還想要這段關係而感到羞恥,畢竟那些「更有尊嚴」的女性都選擇「獨立地」離開了。



出軌是如此普遍,是我們出了什麼問題嗎?是出軌的人有問題,被出軌的人有問題,還是他們的關係有問題?


我們急著給別人或者自己貼上病理化的標籤,卻沒有意識到這麼做,也許只會讓我們更加深陷 「問題」 的泥沼中無法自拔。


最近我在 TED 上看了美國心理學家 Esther Perel 關於出軌的演講,其中的很多觀點跟我自己這些年的諮詢經驗不謀而合。


隨著我聽到了越來越多來訪者的故事,我就越來越無法認同出軌是一件需要被病理化的事情,當然我並不是為出軌正名,更不是鼓勵大家出軌。


而是希望出軌不再是簡單地被污名化,希望我們在重新理解它的過程中,學習如何好好相愛,學習如何讓關係不斷產生新的生機,而不是讓關係漸漸死去,行將就木。


1. 出軌並不一定跟性有關


很多出軌的人都對一夫一妻制堅信不疑,他們也在關係中十分忠誠地度過了幾十年,然後他們卻願意冒著失去一切的危險,越過紅線,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?


很多人認為出軌跟性有關,但與其說出軌跟性有關,不如說出軌跟渴望有關。

我們渴望被關注,渴望被理解,渴望被欣賞,渴望覺得自己很特別,渴望覺得自己有價值或者很重要。


我相信每段因愛而起的關係,在最開始的時候,都讓我們感受到被關注,被欣賞,被肯定,都讓我們覺得自己很特別,很重要。

然而關係幾乎是這個世界上最難的功課,很多關係漸漸就喪失掉了這些。


我想到很久之前自己的一位來訪者。

她來找我的時候十分痛苦。


她跟丈夫感情其實很好,但丈夫在跟她有過幾次性生活之後就一直沒有再跟她發生過關係,他們之間好像也無法探討這件事情,最終因為她覺得丈夫對她其實很好,就沒有再跟丈夫討論這件事情。


一個偶然的機會讓她重新跟初戀相遇,在對方的追求下她出軌了,卻痛苦地發現初戀好像也只是把她當成炮友,而她好像又無法放棄這段婚姻之外的關係。


也許你會說:Joy,你看你錯了,這不就是跟性有關嘛!但如果我們深入地想想,就會發現,性只是表面的東西,更深層的是在這兩段關係中,她都感受到很痛苦。

並不是在跟初戀的關係中因為性被滿足了,她就覺得幸福。


她仍舊沒有得到她想要的關注和認可。

丈夫也許仍舊在飲食起居上對她很照顧,卻拒絕跟她有性生活並且拒絕交流,這本身就會讓兩個人漸行漸遠。


出軌往往是因為我們的某部分渴望在這段關係里無法實現,也許我們也沒有勇氣去交流自己的這部分渴望(害怕說出來被拒絕,或者害怕破壞關係)。


這些渴望一旦在另一段關係里被滿足,就會變成一種致命的吸引。


出軌是一種背叛,也是一種對渴望和失去的表達。



2. 出軌也許是為了找回活力,甚至是找到另一個自己


Esther Perel 在演講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:她的一位來訪者跟丈夫十分恩愛,她也深愛著自己的丈夫。

但她總是在扮演別人期待她的角色,做一個好女孩,好妻子,好母親。

她對 Esther Perel 說,她甚至都沒有叛逆的青春期。


然後在47歲的時候,她的「青春期」意外的來了。

她愛上了一個來家裡送貨的卡車司機。


卡車司機跟丈夫的性格截然相反:他有著不羈的紋身,有著桀驁不馴的性格,並且抽菸喝酒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

她選擇跟他在一起,是因為她似乎在這段關係,找到了在婚姻中她無法表達出的那個自己。


Esther Perel 在演講中說: 「我們在尋找外遇時,不是總是為了逃避現在婚姻里的這個人。

與其說我們是在尋找另一個人,不如說我們是在尋找另一個自己。


我想起了自己的另外一個來訪者。

她是一個性格特別溫柔的女子,溫柔到哪怕是跟我說著讓她痛苦不已的事情時,也從來沒有提高聲音。


她跟自己的丈夫是大學和研究生同學,畢業之後兩個人又來到了同一家公司的不同部門。

她的上司十分賞識她,而他卻似乎仕途坎坷。

於是他萌生了去另外一個城市讀博的想法。


其實這個時候她已經懷孕了,但她仍舊支持丈夫考博。

就這樣,丈夫白天跟她一起上班,晚上在工作的地方看書學習,每天到凌晨才回家。


結果第一年他沒有考上,這個時候已經生育了的她又鼓勵他考第二年,於是丈夫在整個她懷孕和帶孩子最艱難的時期,始終沒有在她的身邊。


丈夫最終不負期望地考上了博士,去了外地。

最開始的時候還會一有空就回家看她,到了第二年就越來越少,直到有一天丈夫告訴她說,自己愛上了同門的一位女同學。


我無法想像這對當時的她來說是怎樣的打擊,多年的付出似乎瞬間化為泡影,從前的恩愛似乎也都成了嘲諷。

最耐人尋味的是,丈夫的出軌對象,是一個特別任性,跟她性格截然相反的女子。


我問她: 「你覺得他為什麼會愛上這樣一個性格的女人呢?」


她回應我說,也許是因為她一直在讓自己成為一個賢妻良母,從未表達過任何對他的需求,反而讓關係變得不真實了。


她也告訴我其實她真正希望的是自己懷孕的時候丈夫能夠陪在身邊,孩子出生後丈夫能夠跟她共同養育,甚至她也不希望丈夫去另一個城市,留下自己和年幼的孩子。


可是她已經用賢妻良母的角色把自己捆綁了,似乎丈夫的出軌,才讓她重新跟自己的渴望連接。


人生本就有太多太多種可能性,好像我們都希望能夠去探索更多可能的自己。

有的時候當我們把自己嵌套在某種角色時,關係可能也就失去了它的生機和創造性。


說白了,在長久的親密關係中,真正考驗我們的是自己的想像力


我們如何不斷跟彼此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,我們如何共同創造彼此,我們如何既容許自己也容許對方去探索不同的人生(或者另一個自己),這都將是極富挑戰的事情。



3. 出軌也許只是眾多背叛中的一種


可能我們沒有意識到,出軌僅僅只是關係中,我們背叛伴侶方式中的一種。


我們可以用很多方式背叛我們的伴侶:我們的藐視,我們的冷漠,我們的忽視,我們在語言和行為上的暴力,都是對伴侶的背叛。


伴侶開始懷疑自己的時候,我們可以選擇藐視而不是肯定;


伴侶感受到脆弱的時候,我們可以選擇冷漠而不是聆聽;


伴侶渴望被關注的時候,我們可以選擇忽視而不是陪伴;


伴侶渴望去冒險探索更多可能的自己,我們卻膽怯著不肯邁步,甚至百般阻撓;


我們的每一次惡語相向,在關係中的殺傷力,都不小於一次小行星撞擊地球......


也許我們背叛的不只是伴侶,我們也同樣背叛了自己。


我們選擇忽視自己的感受,去滿足所有人的期待;


我們選擇逃避自己的需要,也許這樣我們就可以相信自己真的不需要了;


我們選擇把最惡毒的話留給自己,哪怕是在我們最脆弱的時候;


我們想要去發現更多可能的自己,卻遲遲不肯行動;


我們任由關係一點點死去,也不願意誠懇地講出一直在腦中盤旋的聲音……


也許就是每天這些小小的背叛,最終變成了我們對彼此很大的背叛。


請為這篇文章評分?


相關文章 

「搖一搖」時代的出軌 不只是背叛

現在生活的時代里,我們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出軌。其中很小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們可以輕易地認識陌生人,不管是微信上的搖一搖,還是各類交友App,都可以讓我們在幾秒之內與陌生人搭訕。但也許比這個...

婚姻裡面,說自己不出軌的都是假的

每個人對婚姻的渴望都是及其完美的,希望自己的婚姻只屬於伴侶兩個人,但實際上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對感情從一而終。就像周國平說的一段話:性是肉體生活,遵循快樂原則。愛情是精神生活,遵循理想原則。婚姻...

關於「出軌」,你知道的可能都是錯的

現代背景下的婚姻,絕大多數是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之上。而出軌似乎打破了關於愛情的一切幻想:你發現自己不再是對方的唯一,不再是Ta的靈魂伴侶,也不再不可替代,獨一無二。出軌是對信任的摧殘和踐踏,也是對...

當男人出軌時,他們在想什麼?

是的,又是出軌。在《我的前半生》里,羅子君和唐晶兩位女主角是故事的絕對中心,但男性的出軌卻幾乎推動了主要情節的全部發展。出軌的男人是中國熱門現代電視劇的重要元素,這個視角對男人非常不公平,因為顯...

婚姻的真相:沒有不出軌的伴侶

文 | 喵姬 · 主播 | 安然calm來源 | 我是喵姬(ID:woshimiaoji)01婚姻的真相:沒有人能對一個人在情感上從一而終《我喜歡生命本來的樣子》里,周國平說了這樣一段話:

靈魂伴侶, 相信越深, 危險越深

幾年前,我跟老公吵架後,幽怨地對他說,為什麼我們不能有靈魂的交流?他問我,靈魂是什麼。噢,我忘了,他不信有靈魂這個東西。那我還能說什麼呢,這個事情就這樣過了。但我常常會想起當時那種渴求的感覺,渴...

「忽視」才是導致婚姻變成墳墓的真正原因

閨蜜告訴我,她老公和她說了一句這樣的話:「你覺得我在乎嗎?你覺得我需要這些嗎?」了解了這句話的背景之後才知道,閨蜜的老公是在抱怨她將太多的時間與經歷都投入到了工作里,忽略了丈夫的情感需要與感受。...

婚姻的真相:沒有不出軌的伴侶

01沒有人能對一個人,在情感上從一而終還記得熱搜榜單上,那條關於許志安出軌的消息嗎?有媒體拍到歌手鄭秀文的老公許志安與港姐黃心穎在車內親密互動,視頻里,兩人十指相扣,黃心穎不僅主動靠在許志安身上...